長平之戰趙國是因為正面對秦才失敗的嗎?趙武靈王本來的計劃是什么?

 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長平之戰趙國失敗是什么原因,希望對你們能有所幫助。

  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后,通過向西邊的林胡、樓煩用兵將勢力延伸至云中、九原一帶,已經威脅到了河套地區,從而從北部對秦國造成壓力。趙武靈王針對秦國北部防守薄弱的情況,因而制定了從九原、云中出奇兵,對咸陽發動突襲從而一舉滅秦的計劃。那么在長平之戰中,如果趙國采取正面與秦軍對峙的同時,采取趙武靈王的計劃,是否能打敗秦國呢?

image.png

  趙武靈王制定滅秦方略,可惜未曾實施便命喪沙丘

  趙國自趙武靈王胡服騎射之后,在列國中率先組建了強大的騎兵,軍事實力大為提升。強大起來的趙國,內有肥義、樓緩、藺相如虞卿趙勝趙奢廉頗李牧名相良將,國力穩步提升;外則西破林胡、樓煩、北滅中山,拓地千余里。

image.png

  胡服騎射后的趙國崛起速度之快,可以說完全出乎了天下各國的意料。而趙國的對外擴張同樣很歐戰略技巧,趙國由于地理原因,再加上當時中原各國混戰,趙國并不想卷入這種混戰當中,因而在滅了中山國之后,便將主要擴張方向放在了北方,不僅通過西破林胡、樓煩獲取了大量土地,而且將勢力延伸至云中、九原一帶,從北部對秦國造成壓力。

image.png

  前299年,趙武靈王將王位傳給兒子趙何,自稱主父,開始拋開其他國事,專心策劃兵事。趙國崛起之后,秦趙對決已經在所難免,因而雙方的明爭暗斗從未停止,完璧歸趙、澠池相會便是秦趙雙方之間的一次次試探。

  也正因此,趙武靈王制定了一套滅秦計劃,即兵分兩路,以一路疑兵西進函谷關,吸引秦國注意,然后以主力起兵從九原、云中南下,奇襲咸陽,從而迅速擊敗秦國。即使一時無法滅秦,也可重創秦國,然后便可召集其他國家共同滅秦。

image.png

  為了確保計劃能夠成功,趙武靈王還曾于前298年親自入秦,查訪咸陽周邊地勢以及秦國君臣情形。可惜的是,趙武靈王這個計劃還沒來得及實施,他便在前295年的沙丘宮變中被活活餓死了。

  長平之戰趙國若采取此略,其實同樣難以戰勝秦國

  那么,如果在長平之戰時期,趙國采取這種戰略呢?以廉頗在長平和王紇對峙,然后從九原、云中出奇兵奇襲秦國腹地,能夠戰勝秦國呢?實際上仍然極為困難,主要有以下幾點原因:

image.png

  1、地勢方面,關中四塞之地難以奇襲。秦國國都咸陽位于關中地區,而秦國的關中地區乃是四塞之地,東邊的函谷關、東南的武關、西邊的大散關和西北的蕭關將關中地區牢牢鎖住,外敵很難攻入關中地區。雖然秦國自滅掉義渠之后北部防守較為虛弱,但由于趙國奇襲必然多為騎兵的情況下,很難攻破卡在交通要道上的蕭關,而即使蕭關告破,便也等于失去了奇襲的效果。

image.png

  2、兵力方面,秦趙雙方兵力相差不大。雖然長平之戰最終的交戰規模達到了百萬之眾,但在前期對峙期間,秦趙雙方其實都未曾全力以赴,趙國替換廉頗時曾經帶去了20萬援軍,而白起替換王紇時同樣帶去了20萬左右的援軍。如果算上趙國的邊軍,那么趙國應該可以抽出三十萬左右的軍隊對秦國發動奇襲,而秦國則同樣可以調動不少于趙國的軍隊進行抵御,而且秦國還占據著主場作戰的優勢。

image.png

  3、主帥方面,趙國極有可能處于劣勢。如果要對秦國進行奇襲,那么長平戰場必然繼續以廉頗為帥,否則難以抵擋秦國進攻,那么奇襲的將領又該選誰呢?樂毅田單從前270年開始便少見于史料,此時極有可能已經離世,而李牧此時駐守雁門關尚未成名(甚至有可能尚未前往軍中任職),因此趙國可以說是已經無將可用,難道還要用趙括嗎?而秦國此時也尚未換將,國內卻還有白起、蒙驁等人,趙國在主帥方面極可能處于劣勢。

image.png

  4、后勤方面,趙國與秦國相差甚遠。我們知道,長平之戰中趙國之所以換帥,很大程度上源于糧食補給的壓力,與秦國坐擁關中、巴蜀兩大糧食主產區相比,趙國的糧食產量實在有點相形見絀。這種情況下,既要保證長平戰場的后勤補給,又要準備大規模的奇襲,趙國的后勤補給已經很難負擔。而且,一旦奇襲受阻,再次轉入長期作戰,趙國將根本無法負擔龐大的后勤,而秦國反而坐擁了主場優勢。

  綜上所述,長平之戰即使采用趙武靈王的奇襲戰略,非但難以擊敗秦國,甚至有可能讓趙國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。

免責聲明:以上內容源自網絡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,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。

推薦中…

24小時熱文

換一換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戰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點擊排行
  • 圖庫排行
  • 專題排行

精彩推薦

圖說世界

換一換
电竞竞猜app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